Company Message - Company Message
RSS

Recent Posts

Introduction of the Book "The Ulterior Motives of Communism"
《全象学院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真言》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Public Education on July 20 2017: True Words
《全象科学: 新时代新人类新科学》 "The Whole Elephant Science: A New Era for a New Mankind
《全象每日真相》 The Whole Elephant Daily Truth July 10 2017
《全象每日真相》 The Whole Elephant Daily Truth July 9 2017

Categories

2014 Chinese Charter School Proposals
2014 Round 2 Submission to DOE CSO of NYS
2015 Chinese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2016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ommunity Outreach
2017 Chinese Charter School
American Public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urriculum Design Committee
Application Progress Report
Article
Chinese Divine Culture News
Community Outreach Bilingual Lecture Series
Community Outreach Information
Manhattan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New Jersey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News
Partnership Organization for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The Confucius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SO DOE 2014
The Lotus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SO DOE 2014
The Whole Elephant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Progress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Bilingual Training Center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powered by

My Blog

A Chinese Article by the Lead Applicant of the Whole Elephant Charter Schools: A Letter to My Father

 
These are the letters Dr. Lotus King Weiss wrote to her father in order to help him to quit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She finally succeeded.
 
 
一位法轮功学员给父亲的两封家书
 
父亲,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您去了。我在梦中大哭,把我哭醒了。 在我心中,您这个父亲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生命。您告诉过我,从小吃了那么多苦。虽然您还以为是共产邪党给了您机会上学,对共产邪党总是 “感恩”,但是只要您冷静下来想一想,您就会知道,这个邪党差一点把我们全家都毁了。
 
在我最早的记忆中,我被您抱着(大概我那时还刚满一岁吧)站在文林老屋您和母亲的红木大床边那写字台前,台玻璃下整整齐齐地压着五张彩照: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您教我在呀呀学语的时候,首先学的就是这五个人的名字。可见这些“人”在您心目中的地位。其实,在那个时代,那个 “轰轰烈烈的”,“红彤彤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时代,那些“人”已被当作 “神父”来崇拜了。那些个“神父”后的那个要所有中国人膜拜的“神灵”就叫“伟大,正确,光荣的中国共产党”;那个“神灵”许诺给全中国老百姓一个“大同世界”,一个“共产主义”的 “美好未来”。可是,当中国人在那个“神灵”的血旗前举起拳头,对天地发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必要时还要为那“神灵”献出宝贵的生命的时候,噩运也就降临了。那个“神灵”要的还不仅仅是中国人的肉身,它要的是中国人的灵。从“打土豪,分田地”,到“三反”“五反”“反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六四”,到最后的“登峰造极”的污蔑残害法轮功学员,那个“神灵”的本质终于彻底地展现在世人眼前了:那个“神灵”要彻底毁了中国五千年的传统文化,灭中国人的灵,这样它就可以完全附在所有中国人的肉身上。那个“神灵”让中国人狂热,“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让中国人从神传文化古国的以“修身,齐家,平天下”为人生哲学的中国人堕落至人伦道德底线彻底崩溃的“共党天下”的彻底 “向钱看”以至能用酷刑折磨甚至活摘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的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来谋取暴利的“中国人”! 父亲,醒一醒!那个您曾坚信的,为它几次差点丧命的,让母亲为它差点丧命的,让我差点被厄杀在母胎中的,让我风华正茅的舅舅丧命的,让我外婆为丧子病女哭干眼泪后哀伤而去的,让您的爱子爱女逃离中国的,让您的女儿在成为生命科学界权威正准备开辟身心灵全息科学之路时被带上“精神病”大帽子的,通过仇恨宣传让我的亲人隔离,监控我,强迫我离婚的,让我的爱子七年与母隔离的,让我的爱女一岁离开爱父,两岁在法拉盛缅街受围攻和辱骂,三岁被迫离开爱母的,让我在异国他乡仍然遭受那阴险残忍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江魔头定下的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的,那让我思念故乡却回不了家乡的,那让我们全家四分五裂的,让全中国人成为没有自己的国旗国歌以及合法政府的被非法绑架的可怜奴隶人的,那个“伟大,正确,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其实是一个彻头彻脑的邪灵!那么,您作为一个共产邪灵的党徒,其实是一个被骗上邪路的邪教徒。这个邪教在国际社会上已经仇名昭薯,被正常人类社会所唾弃。 这邪灵在人间的恶行,特别是对正信修炼人的涛天大罪, 注定了它被天灭的下场。
 
那么,那些对着它那血旗,在它的谎言下沦为它的“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共产党员”,并向天地发了那可怕的毒誓的可怜的中国人, 将生命的一切都交给它的中国人,面临的下场,和它是一样的,因为这些生命以发誓的行式将自己的身心灵与那邪灵绑在一起。当一个人的细胞被邪灵附体时,那个细胞就不是这个人的正常细胞了,就是一个癌细胞了。当细胞不好了,就不要了。
 
父亲,我今生与您的缘分是父女,您为我人生之路的每一步的成功而喜,为我人生之路的每一步的艰辛而忧,您目睹了我在失去爱子时的落魂,您也目睹了我在成为真修大法弟子后的坚韧。您把我的姓从“包”改成了“王”,您给了我一个今世的名, “彤文”,您的本意是“红彤彤的文化大革命”,因为我是1967年出生,正是那“史无前例”的中国传统文化大劫的开始。您告诉过我,说母亲为了更好的跟“党”走,决定不要我这个孩子,去了无锡第四人民医院,准备流产。可惜(可喜)医生检查后发现母亲有泡疹不能马上流产,我就被保了下来。天意不可违。这个被命名为“彤文”的共产邪灵附体的两个忠诚到狂热的党徒的孩子,在阴差阳错中竟然成了那要彻底解体邪灵的真正的癌症专家,发表科普论文揭示 “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在哪里”,成立 “全象学院”来洪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开辟身心灵全息科学之新天地,成了让中共邪党穷尽一切威胁利诱造谣中伤人身攻击亲情干扰都金刚不动的顶天立地的大法弟子!我在中国生活了二十一年半,在美国生活了二十一年半,到今年中国新年,正好是四十三岁。大年初一,是我的生日,也是美国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节日,现代人叫“情人节”,又叫“圣华伦泰日”。在历史上有两个圣华伦泰,一个是罗马教士,由于援助受逼害的基督徒而系身囹圄。他后来归信基督教最后被人用棍棒打死,卒于二月十四日。另一位是被迫害的基督徒,当时的罗马皇帝克劳地斯二世很配服他,想转化他信当时的罗马潘教以救他的命;但他不但不被转化,反而试图转化罗马皇帝成基督徒。为此,他被处死。处死前他为同狱人的瞎眼的女儿恢复了视觉而留下神迹。这些历史故事只有在我修炼了的今天,才向我展现,让我知道我生日的真实意义。而我的名字,其真实的内涵,也向我展现了:彤是一种美丽的丹,修炼文化是我的真名。
父亲,我记得您在审请绿卡时对我说,“我是要修炼的”。我从小就看您练气功,又练太极拳。在法轮功没有被迫害前,您也要炼法轮功。共产邪灵抓这您不放,让您对我“转化”,而我反而试图转化您,教您炼功。2005年若我被您带回无锡,我就肯定死在无锡。历史的悲剧就会得以重复。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的生命。您的未来也是美好的,只要您与那邪灵彻底告别。在我的生日那一天,我为您在大纪元时报网上用化名“王青天”正式发表声明,退出那个邪灵,开始您崭新的未来。您的“好”字就是您可以给我的,我唯一能接受的生日礼物。我为您的三退声明也将是我献给您的最好的新年礼物。我等待您的“好”字。母亲,哥哥,元芬,莎莎,莎莎爸都已退了。帮我代向所有亲朋好友们问一个好,要一个“好”字吧。
 
在您生活中若遇到任何紧急情况,请务必记住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曾大军前天被警察突然抓进去 (他因支持法轮功而被污陷)。在警察局他打坐诚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救我”,并对所有人讲中共在海外的仇恨罪。他很快被释放了。回来后今早就做了三退。
让我们全家都远离那邪灵,干干净净过个大吉大利年!
 
父亲:
 
在我写下上封家信后,我在我生日那天又写了这篇文章。目的是把一些事情对你再讲清楚一些。我用“王青天”的身份写了这篇要求退出中共邪灵的文章。这个 “王青天”,是那个明白真理的真你。愿你在读完这篇文章后,从噩梦中醒来。我等你的好消息。
 
王青天告别中共三退求平安
 
我自小穷苦,渴望中国人民有一天过上共产大同的美好生活。在共产邪灵的这一谎言欺骗下,我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了共产邪灵,听其摆布。我的爱女王彤文经过勤奋努力在美国成为一流的科学家。当她坚定的走一条求真的科学之路,用理智的严谨的科学态度去研究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后身心灵的具大变化时,她被中共邪党列入黑名单。2002年她在哈佛大学的演讲“治疗癌症的灵丹妙药在哪里”在大纪元时报上发表后,中共邪灵就开始了对她和封莉莉教授的严酷迫害。当时的三藩市中领馆总领事彭克玉首先通过向七十五个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发放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让这些不明真相的家属们对法轮功产生恐惧和仇恨。这些家属们又被指使去向美国的心理学家, Margret Singer,“汇报”所谓的“法轮功引起家庭破裂”。这位被伪证欺骗的心理学家很快成了中共邪灵在美国主流社会渗透后的仇恨宣传工具。她被中共用海外媒体炒成心理学的反邪教专家,又将她和美国家庭协会挂钩,于2002年在我女儿实验室所在地,西雅图,召开了一次所谓的反邪教研讨会。在那次会上,我的女婿爱伦就被邀请去了,从此走向反面。2002年底,爱伦就向我女儿威胁,要她在法轮功与他之间选择。后看我女儿不放弃修炼,就开始动用法律手段将她做母亲的权力剥夺。2003年,中共邪灵又下毒手,通过对当时华盛顿州州长骆家辉的利诱,由骆家辉派代表去我女儿所在研究所,逼迫所长要我女儿停止对法轮功学员身心灵变化的研究。在我女儿拒绝配合后,所长在无奈下将我女儿的研究室关了门。当时我不明真相,眼看着我心爱的女儿失去美好的家庭,被剥夺做母亲的根本权利,科学研究的成功之路完全断绝,心如刀饺。我的爱妻几次心脏病发作,差点丧命。我的女儿在这一系列突如其来的打击下,失去了睡眠功能,四个月后神志恍惚,成了快落魂的残废。我们全家不明真相,以为这一切是由于炼法轮功“走火入魔”,开始把她关在家中逼她看心理医生,吃抗抑郁症药。她坚强的继续走修炼的路,2003年走出魔难,当年得到了美国癌协的学者称号。2004年她与一群法轮功学员在美国首府华盛顿决定成立一个独特创新的科学教育研究机构,并在华府演讲,向大众讲述了她对未来生命科学的展望,提出将走一条为社会服务的路。这个教育科研机构名叫:全象学院。此名以释迦牟尼佛的盲人摸象之比喻为基点,旨在通过洪扬中国传统文化让人类找回真正的身心灵全息的人体生命科学,彻底结束现代生命科学盲人摸象,只见树叶不见森林而导致的大量浪费和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她希望通过全象学院全面系统地研究法轮功学员修炼后身心灵的具大变化,并如实地将这些科研结果向美国国家健康研究院(NIH) 递交并向美国政府健康部全面汇报。
 
带着这一理念,2004年她只身进入中国,在清华大学和长沙召开的世界科学院院士会议上讲述了作为一个人类生命科学最前沿的科学家对法轮功学员在修炼后展现的细胞以及分子层面的巨大变化的科学数据的分析后而得出的结论: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中共邪党在会议期间不敢迫害她,但会议一结束,她就被跟踪,在上海机场被带进机场警察局,她的所有法轮功书籍全部被没收。她在警察局对警察以科学家的身份讲述了法轮功在世界洪传,并给警察看了关于法轮功学员修炼后细胞分子层面的科研数据。警察们最后说,“不是我们要对你不好,是上面规定的,我们没有办法”。最后给她开了收条将她送出了警察局。同行的科学家被命令将她送回美国的飞机。我的爱妻为此受到威胁。我继续听信政府谎言,在2005年叫我儿子,包建新,一位搞神经科学的学者,到西雅图,在我女儿不在的情况下,对西雅图法庭递交了一张假的医疗诊断书,书中说我女儿王彤文的家庭破裂及科研停止都是由于她的严重抑郁躁狂症引起的。并说她由于此症,乱搞男女关系。西雅图法庭在我女儿没出庭的情况下作出判决,让我儿子成为她的“监护人”。我们希望她与我们配合将她带回中国去“治疗”她的“病”,因为在美国我们无法逼她吃药。她在纽约很快就被逼得无家可归,因为我们把她的银行账户关闭了。我们在西雅图也通过对当地学员传出王彤文有精神病及乱搞男女关系,希望帮她与法轮功学员斩断关系。后来听说她突然有了未婚夫。她还把那未婚夫带来看我们。我和我儿子马上将那老外未婚夫带出去散步,并告诉他我女儿有精神病,不要和她结婚。可是这老外拍拍胸脯说,“她若真有精神病我也爱她一辈子”。我们没有办法,只能罢休。回想起来这事,我的女儿命大。当时若我们真的将她带回中国把她交给无锡政府,我是根本无法保护她的。一旦进了无锡精神病院,她就永远出不来了。后来我们听说她在家里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叫王莲成。我至今还没有机会见到我的这个王家门的小公主。这几年来,我和我爱妻天天担心受怕,总怕我的爱女在生活的重压下走不下去。去年又有谣言说她在加州自杀。我们全家惊慌失措。我女儿以前的朋友同学原来对我们充满敬意与羡慕,现在都绕开我们不再与我们说话。我只能忙碌地在自己已无法照顾好我们自己的七旬高龄照顾我九十高龄的岳父。爱女两年不给我通话,我也知道她的心,怕再把我连累。她在美国法拉盛带着一个幼小的孩子,总是非常的困难。我们只知道她在讲真相,怕她出事。2008年五月四川汶川大地震后中共邪党为了转移中国人对政府的强烈不满,在法拉盛搞了个法拉盛事件,购陷法轮功学员,“敲锣打鼓庆祝四川大地震”,在国内外媒体上再次挑动对法轮功的仇恨。我的女儿和小莲成在法拉盛的图书馆前竟被一大群我们的中国人围攻,骂她是卖国贼,并叫她该死。有人还想将小莲成抱走。这一恶性事件让我女婿全家为小莲成的安全担心。我女婿的妹妹是搞心理学的。最近我女婿全家在她的鼓动下,通过法庭将小莲成从我女儿身边将小莲成带走。我女儿说,小莲成很懂事,安慰妈妈说她会照顾好爸爸。我女儿坚决不上庭与我女婿为孩子之事打官司。她在生活及其艰苦的情况下,最近多次打电话来对我讲真相,要我三退。 希望我在她的生日那天将这三退做了,作为她给我的生日礼物。
 
我爱我的女儿。共产邪灵让我为它献出生命,用共产主义美好的生活来诱惑我们那群热血青年。我希望我的生命过得有意义,为人类能做出贡献。我也希望我的儿女为人类多作贡献。可是,在跟着共产党走的这一生中,共产党所做的,就是让我不断地做对我对我亲人有害的事。我在文革中,文斗武斗阶段差一点在一次街头武斗中被活活烧死;后来在“积极革命”中胃大出血有差点丧命;在那党教干啥就干啥的疯狂下,我竟同意了胃大部切除的荒唐手段,为了“时刻准备跟党走”到边缘的乡村。我的爱妻也是带着牺牲自己的一切跟党走的心,在“革命工作需要”的理由下,孩子也不要不管了。我的女儿和儿子从小就没有在我们身边。现在我的爱女的两个可爱的孩子,又因中共在海外的对法轮功的迫害,很小就被迫从母亲身边带走。
 
这家庭的悲剧其实从我岳母那代就开始了:我爱妻的弟弟包明祖因为60年大饥荒时见同村老人大量饿死而悲愤得病夭折,让我岳母何根弟在生不如死的精神剪熬中最后得肝腹水去世。这三代人的家庭悲剧,我找谁去算账。我在谎言中却不知不觉地在帮共产邪灵来毁我的孩子们:让我的儿子在美国犯欺骗法庭的罪,把我的爱女打成精神病。我的儿女本应该为人类大作贡献,而我在共产邪灵的谎言下,却给我的两个孩子都带来了可怕的灾难。当我听到我女儿要把我儿子带上法庭时,我不自觉的破口大骂她有精神病。可是,她要是叫我王青天,那么我就必须象包青天一样秉公执法,铁面无私。我儿若犯法,那么认错改过才是真正的出路。我做父亲的有责任将这一切讲清楚,才对得起我的孩子和子孙后代。
 
我在此严正声明:退出与中共邪灵有关的一切组织。王青天,无锡,江苏, 中国
 
My father finally said: Yes!
So now all of my family members have quitted from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1 Comment to A Chinese Article by the Lead Applicant of the Whole Elephant Charter Schools: A Letter to My Father:

Comments RSS
uhren replica rado on Friday, February 28, 2014 6:47 AM
Bei Einführung der eine Denkweise , ist eine der am meisten akzeptierte Bodybuilding- Techniken, um Wiederholungsbereich , wo weniger Gewicht wird genutzt, um eine grere als die normale Anzahl von Wiederholungen pro Satz und bestimmte Bodybuilder erm?glichen glauben, dass diese Gewichtheben Replik Uhr wird treiben erh?hen Muskel-Definition auf eine neue Ebene , also einige nehmen eine exklusive geringeres Gewicht und h?heren Wiederholungs Ansatz zur Gewichtstrainingw?hrend einer Fettabbau -Zyklus. Plasmazellen bilden Proteine, die zur Bek?mpfung von Infektionen helfen.
Reply to comment

Add a Comment

Your Name:
Email Address: (Required)
Website:
Comment:
Make your text bigger, bold, italic and more with HTML tags. We'll show you how.
Post Comment
Website Builder provided by  Vistapri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