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pany Message - Company Message
RSS

Recent Posts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Sends Best Wishes on the World's Falun Dafa Day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Program on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Sends Best Wishes to Shen Yun Performing Arts Group to Wish the Shen Yun Show in Seattle A Great Success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Launches the Project of Establishing the Whole Elephant Chinese Charter School of Seattle
The Whole Elephant Chinese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in Washington State: NOI

Categories

2014 Chinese Charter School Proposals
2014 Round 2 Submission to DOE CSO of NYS
2015 Chinese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2016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ommunity Outreach
2017 Chinese Charter School
American Public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urriculum Design Committee
Application Progress Report
Article
Chinese Divine Culture News
Community Outreach Bilingual Lecture Series
Community Outreach Information
Manhattan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New Jersey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News
Partnership Organization for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The Confucius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SO DOE 2014
The Lotus Chinese Charter School CSO DOE 2014
The Whole Elephant Charter School Application Progress
The Whole Elephant Institute Bilingual Training Center
Traditional Chinese Culture
powered by

My Blog

A Chinese Article by the Lead Applicant of the Whole Elephant Charter Schools: A New Model of the Science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21世纪科学新模式:物质=精神=能量
 
作者:王彤文
 
【大纪元12月4日讯】作者简介:王彤文教授,1984年进入上海第一医科大学(现名复旦医学院)医学系读本科。1988年被佛罗里达大学解刨细胞生物学系录取为博士生,专业是分子生物学及发生生物学。1992年取得博士学位后,在波士顿麻省总院,和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并开始从事癌症方面的基础研究。 1994年成爲哈佛大学讲师,1997年担任助理教授,有自己独立的研究室。并在一流的生物科技杂志上发表多篇文章,包括《科学》和《细胞》。同时被聘任为Pfizer公司(即发明生産“Viagra”的公司)和其他生物技术公司的技术顾问,多次在美国和国际会议上作学术报告。她的实验室得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及美国癌症协会(ACS)上百万美元的研究拨款。 现任职于西雅图弗吉尼亚(Virginia Mason)免疫学研究所和华盛顿大学(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免疫系教授,从事癌症、自身免疫病和骨质疏松病的有关分子信号传到系统的研究。
 
 ============= 以物质能量精神同一性为基础的二十一世纪科学新模式
 
目前生物学的模式,与其他现代科学各学科一样,是以还原论(Reductionism)爲基础的,以假设作指导的一种模式,它本身建立在如下假设之上:1)对生物体的物质整体(肉体)的研究,可孤立于对生物体的精神状态的了解。2)对生物体的整体功能的了解,可以通过把整体分解成部分,然后再对各部分的功能的了解,经重建后来获得。3)生物整体的生,老,病,死,都可以追踪到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 现代生物学基于这种假设,已发展爲多种对整体分解后的局部成分的具体研究。比如:解剖学将整体分解到器官水平;组织学将器官分解到组织水平;细胞学将组织分解到细胞水平;生化学将器官分解到分子水平。对生,老,病,死的研究,也以还原的分子水平:细胞周期(cell cycle),端粒缩短(telomere shortening), 基因缺乏(genetic defect),细胞坏死及凋亡(cell necrosis and apoptosis)。所有在分子水平的研究,是通过体外系统,或生物模型。
 
目前西方医学的模式,其总的指导思想是:病的産生和发展都能追踪到分子水平的失常。所有的疾病,只要能找到在分子水平的失常机理,就有办法修复失常,控制失调,从而治疗疾病。这种指导思想同样是基于一种假设:对疾病的治疗可以孤立于人的精神状态而单独治疗物质性的(以分子水平爲基础的)病变。也就是说,人体被认爲是一台可分解到分子水平的机器,疾病是由于某些机器部件的残缺,而治病就是想办法将这些残缺的部件修补或更换。 那麽,一个关键的问题是:人体是否真只是一台可分解到分子水平的机器。至今这只是一个习以爲常的假设。 若这个假设成立的话,我们也得承认如下假设的可证性:人体的整体功能是由各部分的功能的加合而形成的。若这一假设成立的话,我们就得承认:人体的各部分子在从整个人体中分解出来后,各部分的功能在体外与其在体内是完全统一不变的。可是,从当今最前沿的分子水平,细胞学水平研究,以及在组织、器官水平的长期观察研究中,我们已很清楚地认识到:人体,甚至任何生物体,其部件在分解出体外(或系统外)之后,部件体外功能与体内功能是非固定不变的。
1)当一种器官从身体分解出来后,器官只能在极短期内保存其功能中极有限的基本功能。
 
2)当一种组织从一个器官分解出来后,这种组织因缺少原有的器官内特殊调节,而会失去其在器官内的特殊功能形状。
 
3)当一个细胞从一种组织中分解出来后,这细胞可以在不同的体外环境中表现出与其在原组织内极其不同的生长状态及形态功能。
 
4)当一个蛋白分子从一个细胞环境中分解出来后,这个分子可以呈现出各种各样的功能特性。 一个分子的具体功能,完全取决于这个分子的细胞环境,因不同细胞中有不同的分子组成,这样就决定了不同的分子群的形成。一个分子的功能往往是通过分子群的形成及相互作用而完成的。故不同的细胞有不同的分子群,个体分子的功能在不同细胞中因此而千变万化。甚至同一个细胞在不同的时间内有不同的分子组成,因而同一分子在同一细胞中呈现由时间决定的不同功能状态。在分子水平的这种复杂的功能多变性也就很好的揭示了分子水平以上的功能单位:细胞,组织,器官水平的功能多变性。由此可见,人体或任何生物体,其“部件”的功能是可千变万化的,可塑的。 也就是说:分子是活的,不是死的。也就是说,人体,即使在分解到分子水平上,仍然呈现出一种不可否认的活力。也就是说:在人体的微观世界有一种生命的力量。
 
我们对这种生命的力量的认识是极其肤浅的,却无法否认这种力量的存在。我们称这种力量,这种深层微观的生命力量爲“精神”或“意识”(Consciousness)。正是这种生命的活力,让有极爲相似的肉体的每个人变得独特和截然不同。 我们每个人都能清楚的体验到这种内在的精神意识力量。这种力量是无法和人体在任何水平的物质成分相分离的,因爲这种力量是内在的,是任何物质存在的基础。 同样的,疾病也不能简简单单的用人体“部件”失调来理解。以下客观事实,也在一个很局限的层次中说明了这一点,因爲用“部件”失调而导致疾病的这种理论无法解释这些现象。1)爲什麽在接触同一种病原体的情况,不同的人呈现全然不同的反应:有人得病,有人却无任何反应。2)爲什麽同样的遗传缺陷,不同的人表现疾病的程度不同:从无病,至有病,至重病。3)爲什麽有些病被认爲由严重基因水平的缺陷,在发病以后,却能在短期内能愈合。 同时,我们也观察到了精神意识对人体的直接作用。比如:
 
1)它人的祈祷可以实实在在地改善被祈祷者心脏功能及体外受精成功率(资料#1)。在这报导中,因被祈祷物件自身不知是否在实验组或对照组,这样的实验结果排除了所有“心理作用”的解释,而指出了意识可以穿越时间,空间而作用于生物的器官及细胞。
 
2)对六百多名修女的大脑研究发现人脑的种种高级功能可独立于大脑细胞的病理性变化(资料#2)。在这报导中,修女的大脑虽然呈现严重的老年痴呆症细胞病理状态,修女在世时的大脑功能毫无老年痴呆症的功能表现。
 
3)对法轮大法(Falun Dafa)修炼人的中性白细胞内一万二千个基因的表达水平的研究,发现二百五十个基因呈现极大幅度的上调或下调,而这些基因并不是相互无关系的,而是呈现明显的功能组和系统性,从而它们的群体性共调直接显示细胞整体性的功能变化。比如:十多个基因一起被下调,而它们都是细胞蛋白合成器(ribosome)的组成因数。从它们的群体下调我们可以推测到细胞内整体性的蛋白合成下降。 在此同时,另外十多个基因也被一起下调,而这群分子都是细胞中蛋白降解器(Proteasome)及合成器的种种因数,从它们的群体下调可推测细胞内整体性的蛋白质合成及降解率的下调。有趣的是,近来有其他试验组已证明大多数细胞内蛋白的合成和降解是处在一种“多産多费”的状态,是一种很不经济的过活状态。那麽法轮大法修炼者的细胞内蛋白质的合成和降解的协调性下调表现出了一种更经济有效的细胞功能状态。这种系统性的大规模良性调节不可能有任何一种药物可以达到,因爲我们已经知道通常在基因水平的调控是通过层层叠叠的信号网路由极高数目的群体大蛋白复合体的相互作用而达到的,任何一个药物在影响一个蛋白作用时,会影响这蛋白参与的衆多功能。而基因表达的改变,对不同的基因有非常不同的蛋白组的作用。让十几个基因协调性的下调是必得有一个极广的整体水平的分工协作,不可能由改变一个或几个蛋白的作用而获得。这样的蛋白质水平整体性的调节却是通过修炼者去执著,修心性的途径。这种现像说明人意识形态的改变,可以直接的在人体分子水平上展现(资料#3) 因此,现代医学在这种超常的观象面前,是无法在否认精神意识作用的旧模式中自圆其说的,西方医学的危机在方方面面上开始表露出来了。
 
美国著名女作家Laurie Gaorett在她的厚厚八百多页的名著BetrayalofTrsut一书中地把许多医学危机以及社会性的危机剖析得入木三分。在生物医学界,以下问题也已人所共知: 1)抗菌素,曾是西方医学最引以爲豪的功绩,已出现大面积的失效。2)在动物模型上成功的治疗方法,往往在对人的临床试验中失败,说明人体与动物体不能相提并论的。3)至今绝大多数基因治疗是完全失败的,成功的寥寥几例其长期作用或副作用还未成定论。4)尽管生物学分子水平的研究有层层突破,新技术也似雨后春笋,这些进展对新药的发现成功率毫无推动。在过去十年内新药成功率没有增加反而减少。5)许多西药的副作用在用药几年后显得越来越明显。 因爲如此,当今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寻找和采用Holistic medicine (整体医学)。
 
在物理界,还原论爲基础的分解式研究手段在二十世纪初早已被严肃地挑战。因爲当物理学家们在试图不断地分解粒子过程中,从分子,到原子到中子,电子,夸克,中微子...他们发现在原子以下,已不再是乾乾净净地可分的定性粒子了。因爲在电子水平已有波粒两性。再下去,物理学家们甚至发现很难将观察者与被观察者视爲独立性存在的个体。世界著名的物理学家 Bohm甚至提出: 微观世界之顶,物质就是精神,物质与精神是不可 分解的,是 一 性的 。(资料#4)。
 
著名作家 Michael Talot在他的名著 The holigraphic Universe”中是这样说的: “我们差不多共有的那种喜 欢将世界分解成小部分而完全忽视所有事物之间动态的连结的那种习惯,是我们经历的所有问题的根源;不单单是我们个人生活中的各种问题的根源,也是我们整个社会中各种问题的根源。”他举例子说:“我们以爲我们可以把地球上有用的东西提出来爲我们所用而不会伤害地球;” “我们以爲只需要医治身体的局部而不需要担心人的整体(之病因)”;“我们以爲我们可以单独地解决社会的种种问题,如犯罪,贫困,吸毒,而不把社会作爲一个整体来解决这些问题.....”许多前沿的科学家,心理学家,精神科学家,社会学家,都已开始意识到这将精神与物质全然分开的不可行性和非科学性,有人甚至称之爲一种精神分裂症病态的方法。
 
在二十世纪初,人类科学跨出的一大步是认识到了物质和能量的统一性。那麽在二十一世纪,人类科学将跨出又一大步。这一大步将是认识及证明物质,精神及能量的统一性及其相互之间的转化规律。也就是说,二十一世纪科学的新模式将是:物质=精神=能量。
 
我们如何才能完成这个历史性意义重大的从旧模式到新模式的变
更呢?
 
1)我们首先得意识到,并承认我们感官系统的局限性,以及我们人脑思维的局限性。也就是说,在我们的意识形态中,我们要勇于打破一些旧的思维方式,习惯和固守的成见。西方人说法就是要Open-mind”(思维开放)。
 
2)我们要积极地参与推广各种可行方式,爲物质科学和精神科学之间搭桥做嫁结缘,促近这长期分割的领域之间的功能性自然融合。
 
3)我们也应该积极参与各领域之内及之间的交叉对话“Cross talk”,发展边缘学科。
 
4)在任何一种学科中,尽可能采取一个系统性的手段。这种手段在生物界已越来越引人注目,并开始形成一个崭新的潮流,成爲系统性生物学(System Biology)。
 
5)要做好以上各方面,我们的思想境界必须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因爲一个系统性的科学方法要求各个领域的科学家走出自己的小角落,打开大门,以求真爲第一准则,互帮互助,互相理解合作,而不是保密投机,爲名利而竞争。
 
那麽,在承认物质和精神的同一性之前提下,现代医学对人体疾病的认识和研究也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一些很尖锐的问题:人的精神意识的根本发生发展进化规律是什麽?什麽样的精神意识状态让人保持健康?什麽样的精神意识状态让人得病? 由此出发,法轮大法对人类精神意识规律的精阐述,将爲二十一世纪科学模式的发生发展起到重大的指导性作用。
 
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一书中指出:“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法轮大法也指明了如下原则:人类所有的苦难是来源于人的心性(精神意识之本性)偏离了这种真善忍的宇宙特性,人类从苦难与无知中解脱的唯一途径是通过修炼人的心性 ,同化于这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此爲笔者本人有限的理解,具体请看“转法轮”)。法轮大法对人精神意识性质及规律的阐述的科学性,已爲上亿全世界法轮大法修炼者所体会及证实。
 
二十一世纪科学将是一个崭新的对物质与精神世界的一个整体性了解的新科学;这条科学之路,不再单纯的往外找,而将是一条以往内找爲基础的科学,是一条基于智慧而不单是“聪明”的科学。这新科学的指导思想不再是通过对自然规律的探索来战胜自然从而爲己获取物质利益,而是以天人合一爲指导思想,因而学习,尊重,遵守宇宙规律以求与宇宙之特性相通相融。这样,新科学将帮助人类与宇宙合爲一体,带人类成功地完成这一次人类文明的发展周期而进入一个人类文明的新纪元。
 
资料#1: Cha KY, Wirth DP, Lobo RA. Does prayer influence the success of in vitro fertilization-embryo transfer? Report of a masked, randomized trial.
J. Reprod. Med. 2001 Sept; 46(9):781-1
 
资料#2: Weiner MF, Cullum CM, Rosenberg KN, Honig LS. Aging and Alzheimer’s disease: Lesson from the Nun study. Gerontologist 1998 Feb;38(1):5-6
 
资料#3: LiLi Feng et al. Abstract from “Firs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Future Science”
 
资料#4: David J. Bohm,“A New Theory of the Relationship of Mind and Matter”,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80, No. 2 (April 1986)
 
 
在大纪元时报上的报导与文章
 
哲学博士何迈演讲了“医药和病理学分析”、华盛顿大学医学博士及生物学系教授王彤文向大家介绍了生物学界一崭新观念“整体生物学”、芝加哥大学数学系教授吴伟标博士分析了“现代科学的出路”,他以丹阳博士的著述为探讨主题,对主流科学几个主要领域作突破性切入。  研讨会结束了,但给与会者留下了许多疑问
 
王彤文是华盛顿大学免疫系助理教授,她在去华盛顿大学任职前,是哈佛大学的助理教授。她报告的题目是:“从微观世界中觉醒”。王教授是由于深爱的祖母在二十年前因癌症去世,从而使她立志投身医学,然后到从事癌症研究,直到今天。全球每年一千万癌症被诊断那么现代科学对癌症治疗进展有多少
 
图片说明:王彤文华盛顿大学免疫学教授。我试验的工作重点在试图认识我们体内一组强性生长抑制因数的生物活性机理。这组因数因它们的相似分子结构被归入一个“家族”,称转化生长因数(TransformingGrowthFactor-b),简称TGF-b。TGF-b家族的分子都神通广大
 
作者简介:王彤文教授,1984年进入上海第一医科大学﹙现名复旦医学院﹚医学系读本科。1988年被佛罗里达大学解刨细胞生物学系录取为博士生,专业是分子生物学及发生生物学。1992年取得博士学位后,在波士顿麻省总院,和佛大学医学院做博士后研究,并开始从事癌症方面的
 

4 Comments to A Chinese Article by the Lead Applicant of the Whole Elephant Charter Schools: A New Model of the Science of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Comments RSS
uhren replica schweiz on Friday, February 28, 2014 6:46 AM
Focs einer Augen beieve in yosef , yo yo wi werden eigene Maste von Gerstenkorn Wenn yo ove Louis Vuitton podcts kann yo Einkaufs fo sie genie?en onine ich neve jede Frau , die nicht ti jetzt abot dieser Firma Kopf erfüllt Ist dir jede anothe atenative Weg fo odinay peope zu pse xy ifestye ? DATA ( Drug Alcohol Verkehrs Awareness) Informationen eine Grundlage für jeden Fahrer zu verstehen, die Kopie Uhren zwischen Alkohol und Drogen und die F?higkeit , sicher zu fahren .
Reply to comment


uhren replica eta on Thursday, March 06, 2014 9:40 AM
In keinem gesichteten Urteil oder Beschluss ist eine ?nderung des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sgesetzes auch nur ansatzweise zitiert worden, was daran liegen k?nnte, dass schon über 4000 Verfassungsbeschwerden "aus Arbeitsentlastung" keiner richterlichen Kontrolle unterlegen sein k?nnten und nur durch den Pr?sidialrat entschieden wurden, somit rechtsunwirksam sind, wenn der Beschwerdeführer eine richterliche Entscheidung verlangt hat. ??rzte sollten zu Gestaltern der eigenen Arbeitsbedingungen wswiss uhrenn, anstatt sie nur zu erleiden" schreiben Flintrop/Gerst folgerichtig. Ergonomisch bleibt auch noch Einiges zu tun: So ist der Aschenbecher nur ein schmaler, schwer zu treffender Schlitz hinter dem Schalthebel, und die Klima-Drehregler sind klein und etwas wackelig ausgefallen.
Reply to comment


replicas relojes on Monday, August 04, 2014 2:47 AM
Pues, además de expresar una identidad, manifiesta un proceso histórico, pues si algo hay auténtico y raizal, ese es el replicas relojes espana vueltiao (no vuelto, o voltiado, como escriben algunos despistados). En cuanto a los de frutas que me parecen más naturales y que más se parecen a cuando haces tu la papilla son los de milupa, tienen la textura y sabor muy parecidos a los naturales y en los ingredientes no ponen nada más que las frutas. 77 replicas relojes hublot han muerto víctimas de la violencia doméstica en seis a?os en la Comunitat Las ProvinciasSetenta y siete replicas relojes suizos asesinadas en el ámbito de la familia y de la pareja.
Reply to comment


swiss army watches for women on Monday, December 29, 2014 1:29 AM
It' actually a cool and useful piece of information. I am glad that you shared this helpful information with us. Please keep us informed like this. Thanks for sharing.
Reply to comment

Add a Comment

Your Name:
Email Address: (Required)
Website:
Comment:
Make your text bigger, bold, italic and more with HTML tags. We'll show you how.
Post Comment
Website Builder provided by  Vistaprint